“哥,你还是别教坏他!今晚他还有事情要做呢!”

    韩雪将自己双腿之间的魔爪给抓了出来,心中虽然很想要好好陈发这个小男孩一下,但是却不会再自己的哥哥嫂嫂面前做得太出格。

    韩辉稍稍一愣:“小希还要做什么呢?他又不会是想你这么忙!”

    韩雪颔首道:“今天晚上会有一个宴会,我决定让他去见一见北京的其他人。今天的事情也就不会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这样的话,那也行。”

    韩辉点了点头,“那只能够下次带小希去了!不过,误会什么的,估计消息也不会喜欢的吧!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后一句他是看着叶希而问的。

    叶希的目光有现在韩雪的脸上扫了扫,这才说道:“我……还是下次再跟舅舅你去好了,嘻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!”

    韩辉没好气海的瞪了他一眼,道:“那也行,只是你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哦!”

    “你找他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韩雪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韩辉顿时笑道:“这可是男人之间的事情,不能说的秘密呢!”

    “啐!”

    韩雪娇嗔地说道:“哥你可千万别教坏他!”

    “放心啦!我又不是那种坏人。”

    韩辉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:“来吧,尝尝这个。”

    几人就这样在说说笑笑,东拉西扯之中吃过了午饭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韩雪却已经拉着叶希先一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轿车在公路上飞驰着。

    坐在驾驶座上的叶希忽然问道:“今晚我真的要去参加那个什么宴会啊?”

    “嗯,让北京的那些人知道你也好。”

    韩雪的目光注视着前面的路面。却给叶希留下了一个几乎完美的侧面。修长的身姿并没有因为坐这儿变得瑕疵,反而更具曲线玲珑的美。

    “噢,那好吧!”

    叶希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韩雪双手抓着方向盘,一边说道:“可是你可别给我惹祸!不然的话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!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今晚的这个宴会是北京好几个大集团的董事长举办的,说得好听是宴会,说得不好听一点便是相互接触相互利用的一顿自助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北京像你这一代的年轻人也会出席吧,你可别惹事。还有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叶希不由得好奇地问道:“还有就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别去调戏那些千金大小姐!”

    韩雪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叶希大喊冤枉:“我又不是色狼,需要这样防着我么?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次你不像?是不是想要我告诉你爸爸跟你爷爷?”

    韩雪深深地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韩雪长得十分高挑,估计有一米七五以上!可是她的身子却并没有一丝臃肿的感觉!她的身材很好,是偏向于婀娜健美型的!但是她的身段曲线却又是那样的曼妙!此时穿着一身悠闲服的她当真是美艳迷人!

    弹力牛仔裤,窄窄的设计,突出了她那的玉.臀。上身的衬衣在胸前被撑起一双鼓鼓的峰峦!不大也不小,一手可握。随着她的呼吸而轻轻颤抖着!

    “噢,我不说了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叶希低下头,目光却总是是不是的落在韩雪的身上,呼吸着那带着阵阵熟妇幽香的空气,他的心也变得绷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的新家,你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韩雪笑了笑,驾着车想着市中心的住宅区而去。

    当轿车驶近了之后,叶希不由得眼前一亮:“好多小屋子啊!”

    眼前是一排排相连在一起的小洋房,并不是那一种几层楼高的,而是好像江南地区古时候那一种青砖背瓦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很有韵味哦!”

    叶希看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两个人住,其实并不需要太大的房子。房子大了,只会让人感觉到更加空虚。叶希的父亲并不是呆在家里。

    “哇,都已经装修好了的吗?”

    走进了属于他们的那一套房子之中,叶希欢喜的跳上了沙发之上,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般干滚着。

    韩雪好笑地看着他,道:“你自己去看看你的房间,我都帮你布置好了呢!”

    “那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叶希马上站了起来,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刚刚一打开门,他却愣住了!

    因为房间之中那一种偌大的床上面摆放着一件件的女人衣服,最让叶希感觉到惊讶的便是那一个红色的乳.罩以及内.裤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叶希的双眼有点干涩,房间之中充满着那一种淡淡的熟女体香,还有就是一种似有若无的味道!

    卧室的墙壁是淡蓝色的那一种,就好像在天空飞翔的感觉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!这是我的房间!”

    韩雪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叶希的身后,她拉着叶希:“别看!你的房间在隔壁呢!”

    自己刚刚换下的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收拾,遮瑕丢脸大了!

    这个小子,双

    眼怎么都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内.衣裤看呢!

    “噢,你一开始又不告诉我,我怎么知道呢!”

    叶希有点奇怪的看了看房间,这才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韩雪就站在门口边上,原本口不大的门口却因为这样而让叶希的身体挨着韩雪而摩擦过。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那一种丰腴而充满着弹性的触感,让叶希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无名的j火在燃烧着,而且强烈的禁忌刺激也在吸引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去那个房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叶希的目光从自己刚刚摩擦过的那双充满着弹性的上移开,快步走进了旁边的房间之中。“真够刺激的!好像抓上一把啊!”

    房间之中的叶希忽然稍稍一愣,因为这个房间无论是大小还是摆设,都跟自己在华海的家里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真够不错的!”

    叶希一下子扑上了大床上,想着刚刚的那一种异样的禁忌刺激,脑海之中却在思索着到底要做那么样才能够得到更多!

    韩雪,他一定要得到的!

    无论如何!如果全世界都反对,那自己就背叛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韩雪的脸上慢慢的升起了两朵绯红,可是心中却并没有生气的感觉,反而是有一种淡淡的羞涩。

    赶紧将自己房间的衣服收拾好,韩雪这才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为什么自己的心中总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接触呢?为什么自己的芳心,会那么强烈地跳动呢?这一切,都是那么难以猜测。

    整一个下午,两人就这样呆在房间之中,谁也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知道差不多六点多七点的时候,韩雪这才敲响了叶希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快点洗个澡吧,要出发了,衣服我放这里了啊。”

    韩雪将一套衣服放在了叶希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什么衣服啊?”

    叶希抓起了这一套晚礼服,顿时傻眼了:“我了个擦,燕尾服?还是童装?我不要穿!”

    他苦着脸地看着韩雪,“太难看了吧!”

    韩雪忽然掩嘴笑道:“这样穿起来才好看呢!快一点,等一下就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叶希还真的不想要穿这样难看的衣服,白色的燕尾服,原本看上去端庄,绅士,刻字机才是小孩子,穿个屁啊!好吧,也正因为如此,才会有小巧的燕尾服产生。

    此时叶希已经将设计这套衣服的人诅咒了个千百遍。

    稍稍洗了一个澡,叶希心不甘情不愿地穿起了这一套晚礼服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真有模有样的!不错!”

    对着镜子,他转了转身,越看越顺眼!自己那么帅,让别人怎么活啊!

    “扑哧!”

    忽然,门外传来了一声悦耳的笑声!

    循声望去,叶希却呆住了!

    眼前,竟然是一个白衣天使!

    高挑的身姿,穿着纯白色的晚礼服,显得那么成熟端庄。长长的裙摆带着道道折痕,无袖束腰的设计更是让她那高挑身姿显得淋漓尽致。微微隆起的屁.股,盈盈仅堪一握的腰肢。

    胸前是V字领开口,胸口雪白的肌.肤展现出来。间或看到一道T人的。

    这衣服强调女性窈窕的腰肢,夸张以下裙子的重量感,肩、胸、臂的充分展露,为华丽的首饰留下表现空间。如:低领口设计,以装饰感强的设计来突出高贵优雅,有重点地采用镶嵌、刺绣,领部细褶,华丽花边、蝴蝶结、玫瑰花,给人以古典、正统的服饰印象。

    韩雪身材修长高挑,天生的衣架子,任何款式的礼服皆可尝试,尤其以包身下摆呈鱼尾状的婚纱更能展现身姿。

    白色晚礼服,幽雅高贵的气质,同时象征女性洁白无瑕的品质。晚礼服通常需要明亮的点缀,才能让它在夜间星光熠熠,闪光面料、褶皱、蕾丝花边、亮片,或者是宝石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“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韩雪有点小女人般在男孩的面前转了转身。那火辣的身姿真的是无可挑剔!

    “带上项链会更好看!”

    叶希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个充满着成熟气质的美妇,心中对她的占有欲更加大了!

    “项链啊,我有啊!”

    韩雪手中不正是拿着一个闪闪发光的蓝宝石吊坠么?“来,帮我戴上。”

    美妇要求,叶希自然乐意,从她的手上接过吊坠,叶希却苦闷地说道:“我够不着!你太高啦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是你太矮了!小家伙!”

    韩雪摸着叶希的脑袋,道:“不过你现在还小呢!再过一两年你就长得比我还要高咯!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话,一边在床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举手投足之间,无一不是自然焕发出一种充满着熟女韵味的风情!

    “嘿嘿,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叶希爬去,双手拿着吊坠在韩雪的背后摆弄着。

    可是从他的这一个角度,却是大饱眼福!因为此时韩雪那V字形的领口微微敞开,叶希竟然刚好可以看得到内里那无线的春.光。【下回预告:宴会风波,绝代风华的禁忌诱惑敬请期待。※※※※《福艳之都市后宫(福临之都市逍遥)◎零魂羽◎专属作品【笑一笑,五一快乐!】.算命先生与小姐对白:“你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身上带有凶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把胸.罩脱了行吗?”

    />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一脱了凶兆,就会出现人生的两个大波.

    讲课时女老师裤子拉链开了,一女生站起来提醒:老师,你门没关!老师一摆手:不管它一会儿教导主任要来参观.新婚次日一大早,新娘痛苦地从洞房走出,一手扶着墙壁,一手捂着下身,大骂:骗子!真是个骗子!结婚前说有三十年的积蓄,我还以为是钱呢!.医院的树阴下,一对情人在拥抱接吻。一个医生看见了,过去对那男的说:“你真糊涂,施行人工呼吸,应该把她平放在地上才行,走开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对男女在亲热,男的十共分卖力,女的却毫无反映,男的生气的问道:“你就不能有点反映吗?连床也不会叫!”

    女的听后连忙大叫:“床!床!”.

    父亲带儿子去洗澡,地很滑,儿子将要滑倒时一把抓住父亲的生殖器才没有倒下,父亲骂到:他妈的!幸亏和我来的,要和你妈来非摔死你.女郎买了香蕉,上公车后放后口袋,不时伸手往后抓。过了一阵,有位年青人拍拍她肩膀:小姐,请松手,我要下车了.计划生育部长下乡普查,问老农:您知道近亲为什么不能结婚吗?l老农憨厚的笑答:亲戚嘛,呵呵呵呵呵呵……呵呵,太熟,不好下手!.

    蚂蚁娶了蜈蚣为妻,洞房之夜后,问蚂蚁有何感想,蚂蚁愤枫的说:扳开一条腿不是,又扳开一条腿也不是妈的扳了一晚上的腿!.

    公牛出差,恐母牛无人照顾.便寻思:猴子狡猾,老虎凶残,唯大象可靠.不日公牛归来从象处领回夫人.次日公牛怒斥:牛B大了.山东扫盲,老师在黑板上写“日”和“天”说:一日就是一天,一天一日.下边一老农说:老师你说的不对,一天一日行,一日一天可不行。( 福艳之都市后宫(福临之都市逍遥) http://www.111bzw.com/2_2205/ 移动版阅读m.luoqiuxs.com )